4月23日,杭州市發改委宣佈,房企涉及大幅價格調整之前,需向政府部門通報。這是繼通過控制預售證發放來限制高價房後,地方政府對房地產新的價格管制方式。不過,這一次地方政府有著完全不同的出發點,即在不敢放開限購政策的背景下,對市場的無奈選擇。(4月24日新華網)
  房產企業大幅度調整價格需要上報政府,很多老百姓會感恩戴德,看看政府多麼的關心我們。且慢,看這樣的規定,我們不能脫離現實的環境。在當前各地房產價格開始陸續走低的時候,這樣的規定里有著不少的鬼魅魍魎。錶面上看,是政府約束市場,而這樣的約束對百姓卻不是福祉,而是悲哀。
  杭州市發改委緣何會下發這樣的規定?其實,這不是一個發改委就能決定的事情,其背後的主使者就是當地政府,沒有政府的授意,你以為發改委有這樣的權力?
  當初房價走高的時候,國家多次出台調控政策,最後形成了一個比較全面的“國五條”,結果這個“國五條”一再受到各地政府的抵觸,不是說這樣的理由,就是說那樣的理由。最後,勉為其難的實施了,依然是“國五條”面前,房價一如脫韁的野馬。面對這一切,在百姓的期盼中,政府說這是市場,專家說這是市場,開發商說要尊重市場。老百姓一次次與“國五條”的利好擦肩而過。該蝸居的依然蝸居,該租房的依然租房。
  在這個過程中,“國五條”也曾經起到一點點的作用。可是,才剛剛有一點利好,各地就開始和“國五條”暗地裡作對,不是悄悄放開購房市場,就是放開房貸市場。在這種博弈中,政府一直在選邊站隊,於是一個個鬼城壯觀了起來。
  幸運的是,我們終於在2014年的春天,迎來了市場之下的房產價格,各地房產出現了下降苗頭。但是,這個時候很多人又坐不住了。國家住建部的一位專家,在房產老總大聚會上說:“房價暴跌這是做夢”;一位專家說:“房產下跌會影響社會穩定”;某地出台措施購買60平米的房子就可以在城市落戶;更有三亞,不允許開發100平米以下的房子,必須開發別墅。這一個個舉動里,我們看到的是各地政府的慌張。房產價格這次終於成了你們說的市場了,何必如此驚慌呢?
  或許,我們已經可以找到答案。山東的拆遷事件,村主任不惜和開發商站在一起,用汽油燒死了護地的農民,這是因為該處地塊他們以100多萬的價格賣給了開發商,而只需要給農民10多萬,高額的差價才是政府選邊站隊的原因所在。政府是為誰服務的,不是開發商而是人民。可是面對一個個地王的誘惑,他們也只能唯利是圖了。在兩會的時候,一位開發商和政府官員當面鑼對面鼓地說:“一個100萬的房子,政府和開發商究竟誰是最大的獲益者?”
  這次終於又回到了市場,面對“國五條”實施,你們口口聲聲說的“要尊重市場”。現在,政府就別再把權力的手伸向市場了好嗎?咱也真正尊重一次市場的選擇吧!房企調價需報政府,你們葫蘆里裝的是什麼?
  文/郭元鵬  (原標題:房企調價需報政府,葫蘆里裝的是什麼�
創作者介紹

虎紋

zy99zydt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